刀剑艺术品博览 1

□陈传生 张翼   2017-02-09 23:01:51

自本期起,开始展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刀剑艺术品,本篇首先呈现欧洲长剑与格挡匕首、欧洲轻剑与细剑、英国笼形护手剑与十字护手剑——

16~17世纪欧洲长剑、格挡匕首、击剑防护服,产地有意大利、德国、瑞士、法国、荷兰、比利时等欧洲长剑与格挡匕首

长剑,是一种侧肩使用的兵器,也是16~17世纪欧洲最为平民化的武器。其主要特色是具有双面的刀刃、极其锐利的剑尖及精美的护手。在1525~1625年,长剑通常搭配格挡匕首使用,因为在没有穿戴盔甲或佩带盾牌的情况下,打斗者们不得不使用其他方法来格挡和招架。格挡防守的方式包括左手使用匕首或小圆盾,因此长剑与格挡匕首一般都配套制作和装饰。到17世纪中期,长剑制造工艺与击剑技巧有了新发展,长剑变得更轻、尺寸更小,并且开始使用长剑本身的剑刃来进行单独格挡。这种更为优雅的击剑技术流行后,格挡匕首的使用就越来越少。只有在意大利南部和西班牙,格挡匕首仍然流行至18世纪。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一个展柜展出了一大排长剑和格挡匕首,在居中位置还展出了一件特殊的上衣,上衣胸部、背部、袖口上填充的加强肋条表明,这是一件防护服,可能是专为剑术训练而制作的。16~17世纪,击剑学校在意大利、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快速兴起,教授击剑技巧成为贵族教育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学习剑术是每一个有身份的人受教育的基本内容。因此,技巧纯熟的击剑大师会被皇室和欧洲的大学雇佣来教授击剑。这件防护服,形如豆荚般的腰线表现了1570~1580年欧洲流行的服饰风格,精致的真丝刺绣和金银类金属纱线的使用,表现出极高的制作工艺,那个时代这种样式的紧身上衣很少能流传下来。

博物馆展出的欧洲长剑,剑刃和剑柄一般都是分别制造的。剑刃部分除了有特殊标记外,均来自西班牙的托雷多和德国的索林根地区,这是两座以制造刃具而举世闻名的“刀城”。剑柄部分的制作装饰来自不同地区,通常采用钢木为主要材质,装饰采用雕刻、凿刻、镀金、波纹雕花、包金、包银等多种手法,使用的材料和款式随着流行时尚而变化,体现出不同地区和不同时代的风格。展品中标示的产地,指的均为剑柄装饰的产地。在数量众多的长剑展品中,带有豪华装饰剑柄的长剑,多为欧洲王室贵族的藏品。

一组源于德国德累斯顿萨克森宫廷的展品,年代为16世纪中后期,包括7把长剑和1把格挡匕首,均采用铜鎏金和金银镶嵌装饰,看得出绝非寻常之物。一同展出的还有1把带鞘的匕首和1个金属护手,也制作得相当精美。其中,匕首鞘上嵌有花鸟图案;金属护手上装饰有大卫王的形象及竖琴和旗帜标志。大卫王是圣经旧约和中世纪古代传说中的骑士道九伟人之一,9位传说中的英雄人物代表了当时的骑士精神。另有一把萨克森选帝侯(选帝侯是指拥有被选举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权利的诸侯——编者注)克里斯蒂安二世的长剑,产于1606年,剑柄由德累斯顿工匠伊兹雷尔·舒尔克(Israel Schuech,活跃期1590~1610年)制造,采用钢、木、铜、珐琅丝、人造宝石、贝壳、珍珠等多种材料装饰,是仅存的有记载的伊兹雷尔·舒尔克的作品,他的作品在萨克森宫廷具有相当高的名气。

维亚纳王子加斯顿·德·伯恩(Gaston De Bearn)的一把长剑,制作于1881~1882年,剑柄由巴黎著名雕刻家阿尔伯特·恩内斯特·卡里尔·贝勒斯(Albert Ernest Carrier Belleuse)和著名金匠吕西安·法里兹(Lucien Falize)共同完成,前者负责设计建模,后者按模型翻制。这个精致的剑柄,意在表现伯恩王子皈依基督教的虔诚。柄头为百合皇冠,护手上雕刻有一尊圣母玛利亚的全身雕像,剑锷上有盾牌和大天使米迦勒征服魔鬼撒旦的组合雕像,构图严谨,形象生动,蕴含着强烈的宗教呼唤性的神圣寓意。这件作品是同时代其他作品所无法比拟的,在19世纪末的巴黎,由2位艺术大师合作完成的剑柄也是极为少见的。

金属护手,其上装饰有大卫王的形象及竖琴和旗帜标志

16~17世纪的7把德国长剑和1把格挡匕首,均采用铜鎏金和金银装饰,来自德累斯顿萨克森宫廷

带鞘的匕首,匕首鞘上嵌有花鸟图案,德国德累斯顿,约1575年制造

萨克森选帝侯克里斯蒂安二世的长剑,采用钢,木、铜,珐琅丝,人造宝石,贝雕,珍珠等多种材料装饰,来自德国德累斯顿,1606年制造欧洲轻剑与细剑

轻剑,长剑中一种细长的刺剑,出现在17世纪早期,最初在贵族绅士阶层流行。1700年代,随着击剑走向平民化和专业化,又出现了一种切边的更轻的刺剑,这种剑被称为细剑。细剑通常都带有丰富的装饰,细长而优雅,因此很快便取代轻剑成为绅士佩剑。到了18世纪末期,手枪取代剑成为个人决斗的首选武器,佩剑比试不再流行,剑对战争和文化的影响都明显减弱。

在铸剑历史的鼎盛时期,大部分细剑的剑柄都是钢制或钢制银饰,也有的采用其他类型的材质装饰,如金、瓷器、珐琅等,融合了刀剑工匠和珠宝工匠的多种技艺,这种优雅的武器,同时也是服装穿戴的配饰品。

一个较大的展览橱窗,里面陈列了30把轻剑和细剑,这些展品绝大部分是一个叫简·杰奎·鲁贝尔(Jean Jacques Reubell)的收藏者为了纪念他的母亲茱莉亚·C·卡斯特和他的妻子阿德莱妮而收藏的,于1926年赠送给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些剑产于17~18世纪,保存得相当完好,产地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俄罗斯等许多欧洲国家,其装潢装饰体现了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多种风格流派。一把产于德国或荷兰的轻剑,带有精美的金手柄,护手上螺旋状表面和优雅的叶状尖顶装饰表现出典型的洛可可华丽风格。一把法国巴黎制造的带有剑鞘的轻剑,是巴黎金匠制作的一件极高品质的作品,剑柄装饰有很多古希腊神话人物形象,如主神宙斯、战神阿瑞斯、智慧女神雅典娜、武神赫拉克勒斯等。另外还有几件特殊展品也很值得称道,一件盒装的轻剑剑柄,产于英国伯明翰或伦敦,约1785~1800年制造,典雅的珠面钢剑柄表现出典型的英格兰特色。一件使用金铜合金材料制作的剑柄配件,虽然呈现出欧洲风格,但从工艺上看是由日本制造的。与之一同展出的还有一个茶杯和杯托,这两件物品是剑柄产地的佐证,因为在杯托的底部刻有 “日本,1731” 的铭文,且其使用的材料以及质地、颜色、图案等都与剑柄相同。这些是日本制造出口西欧的产品。日本制造的剑柄配件,一般是先通过荷兰东印度公司出口至荷兰,组装上欧洲制造的剑刃后再进行销售。

两组银制剑柄的细剑,产于17和18世纪的英国伦敦。在当时的英格兰,剑柄材质种类很多,人们可根据财力和爱好进行选择,但银制剑柄一般被绅士阶层列为首选,展出的这两组细剑均属于细剑中的上品。一把早期平民款式的细剑,制作者标记为“GS” ,可能是乔治·肖(George Shaw)的姓名缩写,剑柄标记1689~1690年,剑刃标记1674年,整体表现出英国细剑的基本特征。一把沉重结实的细剑,制作者标记“IW”,产于1683~1684年,是平民化细剑样本的豪华军用版,上面的装饰采用了浇铸、雕花、凿镂等多种工艺,剑柄圆头和护手上雕有骑手和圣乔治的形象。一把制作于1700年的细剑,制作者标记为“DH”,剑柄呈现出众多小面状结构,并带有大胆的浮雕造型及凿镂叶状装饰,体现了1700年前后英国绅士细剑的典型特色。一把1765年制造的细剑,银饰剑柄带有镂空的乐器和奖杯造型,绕丝的木制握柄上带有镀金,反映出英国细剑在18世纪下半叶以后,受法国洛可可风格和新古典主义的共同影响,制造工艺开始变得复杂,银质剑柄带有优美的镂空圆头和护手,是当时十分流行的装饰。一把标记为1747~1748年的细剑,银质剑柄装饰了富有想象力的洛可可风格的人物面具,属于同时期剑柄设计装饰风格杰出的应用范例。一把产于1770~1771年的细剑,制作者标记“IR”,可能为约翰·莱德伯姆(John Radburm),带有镂空的篮状护手,被认为是非同寻常的特色设计。

另一组英国细剑,拥有奢华的装潢装饰,属于英国装饰细剑中的极品。一把采用高抛光钢珠和蓝白色瓷片装饰的细剑1,产于1790年,由专门从事高亮抛光钢件艺术品制作的伯明翰布尔顿公司与英国著名的陶瓷工艺家乔西亚·维治伍德(Josiah Wedgwood,1730~1795年)合作完成,这种装饰是18世纪下半叶英国最为流行的珠宝装饰工艺,此件堪称将两种工艺融为一体的经典之作。一把使用彩金装饰的细剑2,剑柄壶型圆头上的饰物,表现了英国早期新古典装饰风格,是为英国海军上将马里奥特·阿尔布斯诺特 (Marriot Arbuthnot,1711~1794年) 特制的,他于1780年将这把剑送往泽西岛(海峡群岛)展示,以纪念1779年抗击法国舰队入侵,故剑柄上的拉丁文铭刻有这样的铭文:“泽西岛,出于感激赠送此剑,1780年”。一把采用镀银、珐琅装饰的细剑3,铭记为1768~1800年,由伦敦著名金匠詹姆斯·莫里赛特(James Morisset)制作,剑锷背面的铭刻显示,这把剑是伦敦商业委员会主席休·因格里斯(Hugh Inglis)赠送给海军中尉约翰·伯恩(John Burn)的授剑,用以表彰他在1797年镇压诺尔岛暴乱过程中在皇家海军比利尤号上的杰出表现。詹姆斯·莫里赛特的作品在拿破仑战争期间备受推崇,大部分被用于赠送战绩卓著的皇家海军军官。展品中另一把使用金和珐琅装饰的细剑4,也出自詹姆斯·莫里赛特之手,是伦敦牙买加贸易船队指挥官赠予皇家海军赛文号舰长克拉克拉夫特(W.F.CRACRAFT)的授剑,表彰他在1798年英格兰舰队任务中的非凡贡献,制造于1797~1798年。一把与詹姆斯·莫里赛特装饰风格有些相似的细剑5,1780~1785年制,制作者签名“AT” ,系奥古斯丁·图森特 (AUGUSTIN TOUSSAINT)姓名缩写,他是金匠詹姆斯·莫里赛特的外甥,一位十分著名的微画画家和珐琅工匠,活跃于1768~1785年。与詹姆斯·莫里赛特相比,他的作品在设计上更自由奔放,装饰内容也更为丰富,采用金珐琅装饰,剑柄上的图案是希腊神话英雄赫拉克勒斯扼住尼米亚猛狮的形象。一把新古典风格的细剑6,制造于1780~1785年,剑柄装饰融合了高抛光钢珠、蓝染及包金钢嵌板等时尚的装饰工艺,是伦敦刀剑工匠约翰·布兰德(John Bland)的杰作,他曾出售了若干类似风格的剑柄作品。一把采用多反射面结构、高抛光钢珠装饰的细剑7,装饰风格极富英国特色,这种风格的饰剑于1775~1810年间颇为流行,在伦敦、伍德斯托克、牛津等地都有生产,但最负盛名的当属伯明翰的马修·布尔顿工厂。

维亚纳王子加斯顿·德·伯恩(Gaston De Bearn)的长剑,制作于1881~1882年,护手上雕刻有一尊圣母玛丽亚的全身雕像,剑锷上有盾牌和大天使米迦勒征服魔鬼撒旦的组合雕像,如此设计意在表现王子皈依基督教的虔诚

17~18世纪欧洲轻剑和细剑,绝大部分展品来自于让·雅克·鲁贝尔的收藏,产地包括法国、意大利、德国、英国、俄罗斯、荷兰、西班牙等。前排斜立11把剑,左起1~6为轻剑,7~11为细剑,后排直立17把剑,左1为长剑,左2~9为轻剑,左10~17为细剑;左右两侧直立2把轻剑,系该组展品中的精品,其中,左剑,产于德国或荷兰,洛可可风格装饰;右剑,产于法国巴黎,剑柄上装饰有古希腊神话人物形象

轻剑剑柄,盒装,产于英国伯明翰或伦敦,约1785~1800年,典雅的珠面钢剑柄表现出典型的苏格兰特色

18世纪日本出口欧洲的剑柄和同类型工艺制品,左为采用金铜合金制造的轻剑剑柄配件,右为带有“日本,1731” 标记的茶杯和杯托,用以佐证左侧剑柄的产地和年代17世纪英国细剑,左1为早期平民版本,制作者标记为“GS”,剑柄标记1689~1690年;剑刃标记1674年;左2为早期军用版本,制作者标记“IW”,制造于1683~1684年;左3为绅士细剑,制作者标记“DH”,制造于1700年,剑柄带有浮雕造型和凿镂叶状装饰

18世纪英国细剑,左1制造于1765年,剑柄银饰,带有镂空的乐器和奖杯造型;左2制造于1747~1748年,银质剑柄装饰了富有想像力的洛可可风格的人物面具;左3制造于1770~1771年,护手为镂空篮状

一组拥有奢华装潢装饰的英国细剑:1 高抛光钢珠与蓝白色瓷片装饰,英国伯明翰,1790年2 彩金装饰,为英国海军上将阿尔布斯诺特特制, 英国伦敦,1780年3 镀银、珐琅装饰,英国伦敦,1768~1800年4 金、珐琅装饰,英国伦敦,1797~1798年5 金、珐琅装饰,英国伦敦,1780~1785年6 高抛光钢珠、蓝染、包金装饰,英国伦敦, 1780~1785年7 高抛光钢珠装饰,1775~1810年期间英国细剑流行款式一把来自法国巴黎的细剑,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1年获得的最新藏品,在新展区里展陈。该剑产于1650~1660年,造型细长优雅,全长104cm,刀刃长87.5cm,剑柄采用金、铜雕饰,表现内容细腻丰富,被认为是路易十四时期最为精美的法国细剑。

法国巴黎细剑,制造于1650~1660年,造型细长优雅,剑柄采用金、铜雕饰

苏格兰王室的笼形护手剑护手特写。该剑原制造于1730~1750年,1822年翻新

笼形护手剑护手特写。该剑钢制银饰,产于英格兰,1750~1760年

17~18世纪英国笼形护手剑和十字护手剑

威廉·特维斯登爵士的笼形护手剑护手特写,产于英格兰,1600~1625年。该剑被认为是同时期英式笼形护手剑中最精美的样品英国笼形护手剑与十字护手剑

采用笼形护手(也称为篮状护手)的刀剑发端于16世纪的苏格兰,在17世纪初至18世纪中期逐渐成为苏格兰高地刀剑的特色标志和苏格兰高地服饰的组成部分,同时还在英格兰地区流行,并出口至北美的英属殖民地。一个展览橱窗内展示了5把笼形护手剑,均为17~18世纪的产品,一同展出的还有一把十字护手剑,这些剑大都有着不寻常的来历。

这把金饰的笼形护手剑原产于1730~1750年,属于苏格兰王室。1822年为迎接英王乔治四世来访,对剑柄进行了再次抛光和装饰,这把剑同时也催生了苏格兰传统风格的再生。一把包银装饰的笼形护手剑,制作于1600~1625年,属于威廉·特维斯登爵士 (WILLIAM TWYSDEN,1566~1628年),他在1603年被英王詹姆士一世封为骑士,服务于英国议会多年,他还是一位书籍手稿收藏家,他的这把剑被认为是同时期包银装饰的英式笼形护手剑中最精美的样品。一把双面锯齿状剑刃的笼形护手剑,剑身标记德国,制作于1662年,剑柄是英格兰制造的,上面的人像奖章状蚀刻装饰来源于国王查理一世(1649年被处决)时代想像中的人物肖像,这把剑被19世纪的收藏家称为“殡葬剑”。一把使用金银、皮革、鲨鱼皮装饰的笼形护手剑,制作于1720~1740年,笼型护手上带有1714~1801年使用的大不列颠皇家纹章,表明是一件皇家藏品。

这组展品中惟一一把十字护手剑,产于1600~1625年,被认为是国王詹姆士一世时期英格兰贵族佩戴的最时尚款式里的一把最精美的样品,剑柄上的银质嵌板为一位不知名的伦敦工匠制作,上面的微浮雕工艺堪称杰作。带有镀金和丰富蚀刻的剑身上铭刻有作者的姓名克雷芒斯·霍恩(Clemens Horn),他是德国索林根极具声望的刀剑工匠。

编辑/刘兰芳

被称为“殡葬剑”的笼形护手剑,剑身标记德国,制造于1662年,剑柄由英格兰制造,其上的人像奖章状蚀刻装饰,来源于想像中的人物肖像

笼形护手剑护手特写。该剑产于英格兰,约1720~1740年制造,笼形护手饰有1714~1801年大不列颠皇家纹章

十字护手剑,剑柄出自伦敦工匠之手;剑身制造于德国索林根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刀剑艺术品博览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