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重初战 打则必胜:青化砭战役

□崔佳羽 赵海军   2018-06-19 04:01:18

青化砭战役,是1947年3月19日我军主动撤出延安后,西北野战兵团在司令员彭德怀、中共西北局书记习仲勋直接指挥下,于3月25日在延安东北青化砭地区进行的一次歼灭战,是解放战争时期陕北“三战三捷”(青化砭、羊马河、蟠龙等3场战役)的第一场战役。此战役,将敌第27师之第31旅(欠第91团)全歼,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青化砭战役爆发的背景如何?战役经过是怎样的?有哪些宝贵的经验?请看——

延安革命纪念馆位于延安市宝塔区王家坪路,馆内展出陕甘宁边区革命历史文物1260余件及珍贵历史照片700多幅

青化砭战役中,我军缴获的部分轻武器,现珍藏在延安革命纪念馆内战役爆发背景

1946年6月,蒋介石开始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内战全面爆发。由于我军正确执行中央军委制定的战略方针,至1947年2月,经过8个月时间歼灭敌人71万人,粉碎了敌人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使其被迫转为重点进攻。

蒋介石为了实施其重点进攻计划,于1947年2月28日将胡宗南召至南京,部署进攻延安具体事宜,想以攻占延安来实现其“摧毁匪方党、政、军神经中枢,动摇其军心,瓦解其斗志,削弱其国际地位”的企图。

蒋介石将在西北的34个旅25万兵力组成南、西、北3个集团,以第一战区胡宗南集团为主力从南线突破,以宁夏马鸿逵及青海马步芳集团的12个旅、陕西榆林邓宝珊的2个旅分别在西线、北线钳制配合,对陕甘宁边区进行包围进攻,最终夺取延安,将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驱逐出西北,在延安及其附近围歼西北解放军,或逼解放军东渡黄河,由胡宗南集团与黄河以东的国民党军夹击而歼灭之。

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胡宗南集团从南线以15个旅共计14万人向我党中央所在地延安发动猖狂进攻。我西北野战兵团组织运动防御,迟滞、消耗国民党军的进犯,掩护指挥中枢转移。到3月18日,中共各机关已转移完毕,西北野战兵团主动在1947年3月19日撤出延安。

毛泽东在离开延安之前,已经预见到敌人占领延安后,必然继续向延安以北地区进犯,以寻我主力决战。果然,敌人窜到延安后,气焰十分嚣张,急于寻我主力作战。能否避开敌人的正面攻势,寻机战胜敌人,是粉碎敌人对我西北战场重点进攻的关键。以2万多兵力对20多万用飞机、大炮武装的敌人,要粉碎其重点进攻,看似不可能,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用兵如神的毛泽东主席自有办法。毛主席深谋远虑,正确估量了敌我形势,指示部队要充分发挥我军熟悉当地地形特点和人民群众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优势,利用山涧沟壑同敌人周旋,用“蘑菇战术”把敌人拖得筋疲力尽,然后将其消灭。

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经研究决定,将第1纵队(建制为358旅、独立第1旅)、第2纵队(建制为359旅、独立第4旅)、教导旅、新编第4旅组成西北野战兵团,由彭德怀担任司令员,担负主要作战任务,以地方部队、游击队、民兵在敌后展开广泛的游击战,直接威胁进犯陕北的胡宗南集团后方,配合野战军作战。

西北战场我军主力仅有6个旅2万余人,并且装备比较差,弹药少,加之,陕甘宁地区人口稀少,物资比较缺乏,我军后方供应和兵源补充均较困难。在这种敌强我弱的情势下,欲打胜敌人,必须采取诱敌深入的作战方法,牵着敌人的鼻子在根据地内打圈子,从而造成敌人行动上的过失,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我军主动放弃延安是一个伟大的战略行动,敌人却认为我军“不堪一击、已成流寇”,急于寻找我军主力决战。我军撤离延安后,隐蔽集结于甘谷驿、青化砭、蟠龙地区待机。因这些地区物资相对较多,阵地和群众条件较为良好,有回旋余地,且东有晋绥解放区作依托,是待机歼敌的良好地区。

胡宗南集团于3月19日侵占延安后,将其前进指挥所由洛川移至延安,以整编第1师、整编第27师、整编第90师及整编第15师之第135旅等共8个旅集结于延安、拐峁、颜家店地区,以整编第36师及整编第17师之第12旅共3个旅集结于延安以南七里铺、十里铺、二十里铺及观音桥地区,以整编第17师率第48旅驻甘泉一线,以整编第76师2个旅分驻临真、金盆湾地区。

胡宗南认为我军主动撤出延安是“仓惶北窜”并错误地判断我军“企图固守延水以北,以掩护其中央及边区各机关之撤退,或潜伏绥延公路两侧,乘机窥复延安”。因此,遂定下一套作战方案:以一部正面佯攻,牵制我军主力,以主力由延川、清涧地区切断黄河各渡口,尔后向左迂回,包围歼灭我军于瓦窑堡附近。

为了在运动中集中优势兵力歼灭分散孤立之敌,我军为创造战机,迷惑调动敌人,便于在延安东北地区歼敌,遂以第1纵队主力撤至安塞以北地区,并以其一部在延安西北地区与敌接触。

1947年3月,毛主席撤离延安,正在转战陕北途中

1947年3月8日,延安军民召开保卫延安动员大会,彭德怀在大会上作动员报告

1947年8月,蒋介石视察被国民党军队占领的延安城

胡宗南占领延安时的留影,此照片由中外记者代表团于1947年4月访问延安时拍摄毛主席充分利用敌军急于寻找我主力部队决战的心情,指示彭德怀、习仲勋派少部兵力,在道路上布下西北解放军所有部队番号的路标,佯装向安塞一带节节撤退,将敌主力诱向安塞方向,为我军在延安东北地区待机歼灭敌人创造条件。

我军在延安西北方向的佯动,使敌认为我军主力已经向安塞方向撤退,遂改其预定作战方案,于3月24日以整编第1师、整编第90师等共计5个旅向安塞方向急进,为保其侧翼安全,由第27师31旅旅部率92团(欠91团)沿延榆公路北进,企图围歼我军于安塞东北地区。

3月20日,我军获悉敌人第31旅将于24日经拐峁前出至延安东北之青化砭,即决心于此地伏击敌人。要求3月23日前,各部队隐蔽进入以下位置进行集结:第1纵队集结于冯庄、郭家庄、梁村地区;第2纵队及教导旅集结于阎罗寺、胡家河地区;新编第4旅集结于二峁渠、常家塔地区。24日拂晓前,第1纵队第358旅进入阎家沟至白家坡间沿小河以西地区,以一部部署在曹家咀及常屯以西高地完成阻敌前进任务,主力部署在小寺沟及林坪以西高地,待敌后卫通过房家桥、第2纵队切断敌人后路后,由西向东猛烈突击;第1纵队独立第1旅位于守头庄、郭家庄地区,为野战军预备队,并担任向延安、安塞方向进行警戒、封锁消息的任务。第2纵及教导旅于青化砭至房家桥公路以东地区设伏,教导旅部署在石绵羊沟以东之山梁侧后隐蔽,第2纵队主力部署在寨子沟、窑子沟以西之高地侧后隐蔽,待敌后卫通过房家桥后,首先以一部向惠家砭方向出击,断敌退路,阻敌增援,主力及教导旅由东向西猛烈突击。新编第4旅部署在青化砭东北及赵家沟以东及南高地隐蔽,待第2纵队及教导旅打响后,即向青化砭猛烈出击。

各部队于3月24日6时30分以前部署完毕,各级指挥员于战前反复勘察地形,部署兵力、火力,确定要抢占的要点及冲击道路,设置隐蔽监视哨,并进行伏击战的战术训练,强调重视在伏击战中必须确实隐蔽的重要性。

青化砭战役烈士纪念碑位于延安市东北方向的青化砭镇烈士陵园内,纪念碑由汉白玉材料制成,其顶部设有金色的党徽和五角星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其位于中央大礼堂内部

延安革命圣地之一:位于延杨家岭的中央大礼堂,其是一座中西合璧的建筑。1938~1940年、1942~1943年,毛主席及其他中共中央领导人曾在杨家岭居住。因修建该礼堂较嘈杂,中共中央领导人曾搬到枣园居住,以后又搬回杨家岭居住。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七大在此召开战役简要经过

3月24日拂晓前,我军各部队隐蔽进入伏击阵地,至晚上,敌人并未出动。我军各部队即返回原来集结位置,次日在原阵地继续设伏。

3月25日6时许,敌第31旅(欠第91团)由拐峁向青化砭前进。其先头部队左翼有便衣侦察分队约20余人沿林坪以西高地搜索前进,右翼约1个连的兵力沿公路东侧高地搜索前进,敌人主力则沿公路前进。约10时,敌人先头部队进至青化砭,后卫通过房家桥,完全进入我军伏击圈内。

我军即按预定计划,新编第4旅及第1纵队之第358旅一部向敌先头部队猛烈攻击阻其前进,第2纵队之独立第4旅一部向惠家砭方向出击,切断敌人退路。敌先头一部抢占小蒜沟以西高地及青化砭东南高地之土寨子企图顽抗,我第358旅第8团向小蒜沟出击,将占领小蒜沟以西高地之敌迅猛歼灭。敌主力企图抢占石绵羊沟两侧高地组织抵抗,我军两翼出击部队向敌迅速冲击,将敌部署打乱。敌完全失去指挥,顿呈混乱状态,经过大约50分钟的激烈战斗,大部被我压至沟内分割围歼。占领青化砭东南高地土寨子之敌约2个连妄图顽抗,我新编第4旅发起攻击,经10分钟战斗即将该敌歼灭。

整个战役仅1小时40多分钟即告结束。第31旅(欠第91团)2900人全部被歼,无一漏网。俘敌旅长李纪云、副旅长周贵昌、参谋长熊宗继以下2500余人,缴获其全部装备。

延安革命圣地之二:位于延安城西北方向8km处的枣园。枣园内矗立有青化砭战役时期中共中央书记处5位书记的铜像,自左至右为任弼时、周恩来、毛泽东、刘少奇、朱德

延安革命圣地之三:位于王家坪的中央军委礼堂,于1943年建成。该礼堂由359旅木工伍积禅设计,于1943年建成。1947年3月,国民党占领延安后,这里的部分建筑遭到破坏,1949年按原样进行修复战役取得的宝贵经验

青化砭战役是以伏击手段速决全歼敌人的一场胜仗,胡宗南占领延安后不到1周,就被我军吃掉1个旅,我军伤亡不到200人。这一战役的胜利大大提高了我军的士气和战胜胡宗南集团的信心,解决了我军弹药奇缺和人员补充上的不少困难。

这一经典战役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宝贵经验值得借鉴。

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出自《孙子·计篇》,这一计谋是历史上诸多战役取得胜利的重要方法。

青化砭战役之所以能够顺利地伏歼敌人,与我军采取声东击西的手段造成敌人错觉,诱敌就范,创造歼敌战机等因素密不可分。我军撤出延安时,即判断敌人侵占延安后必然急于寻我主力决战,因此第1纵队一部向安塞方向撤退,佯为我军主力撤退方向,将敌人的主力诱惑至延安西北方向。

胡宗南侵占延安后,果然认为我主力已向安塞撤退,即令整编第1军5个旅由延安出发,沿延河两岸向安塞方向进犯,并派整编第27师第31旅前出至延安东北方向的青化砭地区,以保证其主力的侧翼安全。

当我军侦知敌之第31旅向青化砭开进的情况后,即在该地区进行设伏。敌人未料到我军主力会在此处出现,当在此处遭到我军突然攻击时仓促应战,兵力尚未展开即失去指挥,被我勇猛冲击压于沟内,迅速就歼。

慎重初战,打则必胜

初战也称序战,通常是指战争或战役的首次作战,包括战争中的首次战役、战役中的首次交战行动或首次战斗,初战的胜败,对全局有着极大的影响。早在红军反“围剿”时期,毛泽东主席就总结出“慎重初战,打则必胜”的军事原则,并将其应用于中国革命战争和捍卫祖国主权的军事斗争中。

青化砭战役是我军主动撤离延安之后,粉碎敌人对陕北重点进攻的第一仗,其胜败对西北战局影响很大,因此,必须打胜。为了打好这场初战,我军主力隐蔽集结于青化砭地区慎重待机,集中6个旅的优势兵力对敌1个旅(欠1个团),采取伏击手段,予敌以突然袭击。部队又在现地进行充分而周密的战前准备。这样,我军在兵力、地形、态势上均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具备完全胜利的条件。

封锁消息,隐蔽企图,打好伏击战

俗语说:“让敌人摸清了底细,军队就输了一半。”部署和运用兵团打伏击战时,如何隐蔽我方意图,出敌不意,是保证胜利的重要条件。为防止敌军的搜索和谍报活动,必须采取统一、有组织的保密措施,命令的拟定和下达,以及所属各机构的行动等情况必须处于封锁消息状态。只有隐蔽好企图,才能出敌不意,取得胜利。所以,我军各部队为了防止敌人进行搜索和谍报活动,采取了严密的保密手段。

我军为了隐蔽伏击意图,采取了很多有力措施。如规定各部队在拂晓前利用夜暗进入阵地,伏击地区要在敌人搜索范围以外,防敌过早发觉;阵地对空对地面均严密伪装;观察及通信人员穿着便服,部队携带一天的干粮和饮水,尽量减少阵地上人员的来往;在未打响以前,部队应沉着,不为敌人的侦察和欺骗动作所迷惑等等。

青化砭地区为我老根据地,人民群众不仅为我军保守秘密,封锁消息,而且欺骗敌人,帮助我军侦察敌情。敌人在拐峁地区曾拷打群众,企图查明我军情况,群众不但没有泄露我军行动的任何消息,且欺骗敌人说“解放军已远去”。

此次战役,由于群众积极援助,部队行动隐蔽,因而我集中野战军主力6个旅2万余人,在距敌只有6~7km的地区设伏2天,敌人竟未发觉,这对伏击战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拦头截尾,包围分割,速决歼敌

当敌先头部队进至青化砭时,我阻击部队按预定计划猛烈射击,并勇猛冲击,阻敌先头部队前进;截尾部队迅速前出至惠家砭地区,堵敌逃窜。我军前后夹击,将敌军包围在伏击圈内,并以勇猛动作从两侧高地向敌猛冲,迅速将敌人完全压至不到7km长,只有200~300m宽的大川内,使其不能展开兵力火力,我军则以猛烈的冲击穿插,迅速将敌分割,打乱其部署,予以全歼。

依靠根据地的有利条件,充分发挥人民战争的威力

以人民军队为骨干,依靠广大人民,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进行人民战争的思想,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核心之一。人民战争发生的根本原因是战争发生的“正义性”、参与战争的“群众性”以及战争实践的“整体性”。人民战争是为了谋取阶级解放或反抗外来侵略,组织和武装广大人民进行的战争,符合被压迫阶级、被压迫民族的根本利益。

这次战役,我军处于内线作战,根据地群众的积极援助是取得战役胜利的重要因素。根据地的人民群众为了打败敌人,克服各种困难,保证部队的粮食供应,并且组织担架,保障部队伤员的抢救后送。此外,还为我军封锁消息、保守秘密、侦察敌人、欺骗麻痹敌人等等。加之我游击队对敌人的不断袭扰和迷惑,使敌人对我军情况茫然无所知,而我军对敌人行动则了如指掌,所以能够有计划地在敌必经之地伏击敌人,并最终取得胜利。

编辑/曾振宇

位于枣园的书记处礼堂,亦称职工俱乐部,于1941年建成。春节期间,中央领导经常在这里接待来拜年的群众秧歌队。1945年8月25日,中央政治局在此彻夜开会,研究通过了毛主席亲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的决定

枣园是中共中央书记处所在地。图为朱德旧居,1945年8月~1947年3月,朱德总司令在此窑洞居住

图为王震在青化砭战役中指挥战斗,原任359旅旅长的王震在青化砭战役中担任第2纵队司令员兼政委

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慎重初战 打则必胜:青化砭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