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同蒲路 开辟新战场

□赵海军 周一   2017-07-04 23:30:06

同蒲路战役,是我晋翼鲁豫军区第4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在第4纵队司令员陈赓、政治委员谢富治指挥下,于1946年8月对山西省同蒲铁路洪洞至灵石段之敌进行的一次反击战。这一战役,是在敌人分散据守城堡、我军兵力规模较小的条件下进行的,由于我军采取了集中优势兵力逐个夺取敌人据守的城堡的战法,取得了连克洪洞、赵城、霍县、灵石、汾西五城、歼敌1.2万余人的重大胜利——

战前情势

晋南是国民党进攻解放区的战略方向之一。敌人第1战区胡宗南部6个旅在第2战区阎锡山部的配合下,于1946年7月3日开始,向同蒲路南段进犯。我军于13日至23日与国民党军展开了闻(喜)夏(县)战役,歼灭胡宗南1个旅又3个营。胡军受创后,退到闻喜、运城地区休整,调集后续部队准备新的进攻。这时,同蒲路南段阎锡山军的主力已北调,应付晋绥军区我军发动的攻势,同蒲线临汾至平遥之间150多公里的铁路线上,阎军的守备薄弱。

闻喜战役结束后,我军第4纵队3个旅转到曲沃、翼城地区休整,总结作战经验,特别注意检查部队执行政策、遵守纪律的情况,深入进行政策、纪律教育。部队补充了3 000名新战士,将太岳军在灵石、霍县地区的第24旅调至洪洞、赵城地区,并对临汾、洪洞、赵城地区的敌情进行侦察,积极为下一次战役做好准备。

同蒲路战役我军战斗序列表

同蒲路战役敌军战斗序列表战役决心和部署

8月初,我军第4纵队首长根据对胡军暂无战机可寻,阎军主力北调,临汾、洪洞、霍县地区敌守备薄弱的情况,即向军委请示,乘虚夺取这一地区。军委批准了这一计划,并指示首先逐一夺取临汾,在胡、阎两军之间迅速开辟战场,吸引胡军北向而各个击破之。遵照军委指示,我军第4纵队首长当即决定发起同蒲路战役。

当时阎军第61军军部率第66师及地方团队一部守临汾,张从龙支队千余人守洪洞(距临汾约25km),第39师及地方团队共3 000余人守赵城(距洪洞约15km),第69师及地方团队一部5 000余人守霍县(距赵城约20km),保安第16团千余人守灵石(距霍县约20km),第34军守介休、平遥及其以北地区。洪洞城墙高15~17m,工事较为坚固;赵城城墙是经我军于1945年10月解放时破坏后重新建筑的,高约7m,工事比较薄弱,但外围据点多。根据这一情况,我军第4纵队首长决心首先突然夺取洪洞,继续夺取赵城,尔后视情况向北或向南扩张战果:决定以第11旅结合太岳2分区1个团夺取洪洞城,对赵城则以第10旅先行扫除外围据点,然后在第11旅的协同下,夺取该城;以太岳军区第24旅结合1分区1个团位于霍县以南,以1分区的另两个团位于灵石以北,阻止霍、灵、平、介的敌人南援;以太岳2分区1个团结合县区武装及民兵,监视临汾之敌,阻其北援;以第13旅和太岳3分区的两个团,结合县区武装及民兵,对胡宗南展开广泛的游击活动,掌握其动向,迟滞其北进。在政治动员方面,强调指出,这次是到敌占区作战,既要打好仗,更要严守政策纪律,团结新解放区人民,争取军政双胜。

同蒲路战役战前态势及我军部署图

同蒲路战役经过要图

谢富治,时任第4纵队政治委员

陈赓,时任第4纵队司令员战役经过

8月9日、10日两天,我军第11、10两个旅,分别由150km外的绛县之横水地区、曲沃之厅城地区,突然向洪洞、赵城推进。为了保持行动的秘密及突然性,部队全部在夜间行动,每到一地即严密封锁消息。13日,第11旅进至洪洞以东的苏堡镇地区,第10旅进至赵城东南的明姜村地区,第24旅则早一天(12日)隐蔽进至霍县东南的刘家庄地区。敌人尚未发觉我军之意图,13日晨,霍县敌第69师分三路向城东南的上乐坪、青郎坪一带进攻,企图歼灭我军1分区的新7团,不料却碰上我军第24旅,反被我军歼灭了1个团,师部及另两个团被我击溃,师长负伤,这一胜利对我军尔后的作战,极为有利。

14日夜,洪洞战斗发起。洪洞城南、城北为开阔地,城西有汾河,均不便接近,而城东有城东村,便于我军夺取后作为攻城的依托,城东北约500m处有一高地玉峰山,是该城的屏障。我军第11旅将攻击重点放在东面,以第33团为第一梯队、第32团为第二梯队,并由该团派1个营夺取玉峰山。2分区警4团从西面助攻。第31团位于城南,向临汾方向警戒,担任打援。战斗发起后,我军第33团以出敌不意的行动占领城东村,并迅速开始扫除靠近城墙的碉堡障碍;同时,警4团迫近城西,第32团一部迫近玉峰山作攻击准备。15日18时,第32团一部向玉峰山发起攻击,24时攻占玉峰山。这时,城东城西的碉堡障碍也全部被我军扫清。我军即于16日15时发起总攻,第33团和第32团在炮兵、步兵火力支援下,从东面首先攻入城内,向纵深发展,与敌展开激烈战斗,接着警4团也从西面攻入城内。经过逐街逐巷的争夺,于24时胜利结束战斗,全歼守敌。

14日夜,我军第10旅发起赵城战斗。赵城西面有汾河河套,系水田地带;北面没有城关,西、北面都不好接近城墙;东面有少数的家屋,可作攻城依托;南关有1 000多户人家,紧靠城墙。城东南的敌重要据点东堡,距离城墙约1500m,围寨与城墙同高,敌人在这里配置1个连的兵力,火力比较强,是我军进攻南关和东门的一大障碍。城北的窑子镇、城东的车站和磨头等据点,兵力都不到1个连,敌第39师师部及两个团守城内。我第10旅决心首先扫清外围据点,尔后从南面进行主攻。

赵城外围的战斗进展顺利,从14日夜到16日拂晓前,我军除了攻占磨头、车站、窑子镇、孙堡等据点外,并攻占了南关一部分房屋,有了依托。因此,我军决心立即转入攻城,以第29团攻南关,第28团两个营从东面攻城,第30团1个营从北面佯攻,两个营在城西河套设伏,并伸出1个连到汾河西岸游击侦察,给守敌虚留生路,第28团1个营作预备队。

17日,敌我在南关展开激烈战斗,敌先后8次向我军反扑,企图把我军逐出南关。同时,霍县敌第69师绕道汾河西侧来援。我军在打退敌人多次反扑后,于17日夜占领南关大部。此时伤亡较大,我军副旅长楚大明负伤。但我军估计敌人已经开始动摇,敌人援兵到天明之后才可能到达,因此决心在天明以前拿下赵城,并立即调整部署:调第28团主力加强南关主攻方向,由第29团派1个营预伏于城西南,准备协同在河套的第30团的两个营,打突围之敌,将第30团在汾河西的部队增加到1个营,以阻击援敌,东面和北面留少数部队钳制。18日2时,我军全部攻占南关,并开始攻城。4时,敌人援兵进至汾河西侧的好义镇以北,我军第30团1个营利用夜晚对敌人进行突然袭击,歼灭敌人百余人,敌人向汾西方向逃窜。赵城之敌随即从西门突围,大部分被我军预伏部队歼灭,一部逃至汾河西岸,于当日下午,被我军由洪洞北上之第11旅的一部和追击部队歼于万安镇东北地区,至此赵城之敌全部被歼灭,战斗胜利结束。

我军攻克洪洞、赵城两城后,胡宗南调来晋南之后续部队还有两个旅,其中1个旅用于维护茅津渡至夏县间交通,其主力仍在闻喜、运城地区休整。霍县之敌,自第69师增援赵城失败退往汾西后,守备力量大为削弱,只剩下第44师的第3团、第69师第206团的1个营、保安第14团,共约2700余人。我军第24旅于上乐坪、青郎坪地区歼敌胜利后,又先后攻占霍县城南之辛置车站及城西南之坛底镇附近高地,并扫除了城东、城北的敌大部分据点,对霍县城形成包围态势。

8月19日、21日,军委先后指示我军在胡军北进时,要打通闻喜、临汾段尚需时日,令我军迅速占领霍县城,并伺机占领灵石城,开辟战场,待胡军再北进时,各个歼灭之。遵照军委指示,我军第4纵队首长决定以第11旅协同第24旅歼灭霍县之敌,尔后再夺取灵石,第10旅及2分区的1个团,就位于洪洞及其以南地区,准备给北犯之敌以歼灭打击;以1分区部队位于灵石、介休、平遥之间破路阻援,钳制敌人。

24日夜,我军发起对霍县城的攻击。霍县城东面为山地,便于部队运动,并且靠近东城垣之沙圪塔堡已被我军第24旅控制,可作攻城之依托。我军决定以城东为主攻方向,以第11旅的两个团由东门及其北侧攻城,先从大张村秘密运动到城附近隐蔽,其另一个团以两个营从北门佯攻,1个营封锁张家堡以北高地之敌据点。以第24旅的两个团(欠1个营)依托沙圪塔堡由城东南攻城,以1个营控制城南铁桥以北之3个碉堡,并截击城内可能向西南逃窜之敌;另以1个团渡过汾河,位于白龙村至王家园子,堵截可能突围向汾西逃窜之敌。24日18时,我军攻城部队在强有力的火力掩护下首先由东面登城,突入城内,与敌展开巷战,并占领了城内的制高点,接着城北我军也突入城内,守敌大部分被歼灭,残敌500余人从南门突围,向汾河西逃窜,大部被我军歼灭于汾河两岸。

攻克霍县后,我军第11旅立即向灵石急进,25日夜,我军先头1个团向灵石外围据点实行强攻,首先攻克索州镇。28日下午,我军攻克李家沟壑田家庄。敌人于当日23日放弃城镇向汾西逃窜,灵石城为我军解放。第11旅一部即渡汾河追击逃敌,在吕梁军区部队配合下,歼灭敌人1个营,29日佛晓,汾西县城守敌也放弃城镇向南逃窜,该城也被我军解放。当日,我军太岳军区部队在灵石北反击增援之敌,并攻克两渡镇和义棠车站。8月30日,第11旅两个团南下,向富家滩煤矿和富家滩车站之敌进逼。31日夜,该处守敌连同矿警队共千人西窜。9月1日,我军进占富家滩,战役至此结束。

胡宗南,时任国民党第1战区司令长官

阎锡山,时任国民党第2战区司令长官同蒲路战役自8月14日开始至9月1日结束,历时19天,歼灭敌人第39师全部,第69师、44师各一部和保安第16团等,共计1.2万余人,解放洪洞、赵城、霍县、灵石、汾西5座县城,控制同浦线南段135km。这一战役给阎锡山以严重的打击,切断了胡、阎两军的联系,为尔后歼灭继续北犯的胡军开辟了广阔的战场。

战例启示

同蒲路战役已经过去了70余年,尽管世界军事格局、战争形态、战争理念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我军的编制体制多次调整变革,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兵员结构和官兵的文化素质也比当时发生了质的飞跃。但是同蒲路战役,作为我军贯彻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敌人的成功战例,是我军在战役指挥上的一个成功案例,经验非常宝贵,对打赢未来局部战争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

这次战役,参战的野战军和军区部队,共计4个旅和7个基干团共19个团,在总的兵力对比上,我军并不占优势,但由于我军对洪洞、赵城、霍县采取逐一夺取的战法,因而在每次战斗中,我军都形成了3倍以至4倍于敌的优势兵力,各个歼灭分散守备之敌,贯彻执行了毛主席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敌的指示。这是取得战役胜利的根本原因。

用兵贵在神速

用兵神速,这是取得这次战役胜利的重要原因。我军第4纵队主力,从百余公里外突然开进到洪洞、赵城附近,并迅速发起攻击,这就使敌人来不及增援;洪洞、赵城攻克后,我军又迅速乘胜向北扩张战果,使敌人来不及调整部署,甚至来不及逃脱而各个被围歼。

灵活的战术战法

在攻城问题上,对地形、敌之工事、敌军素质和作战特点作了细致的调查,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打法。一般都是采取多面攻击,一点突破,即将步炮火力集中在主要突击方向上射击压制敌人,实施重点突破。而面对不同的情况,又作不同的对待。如洪洞城敌人是依靠城墙高而坚,以主力固守城垣,我军则集中力量组成多梯队连续突击,从一点突破;而对赵城的攻击,则采取“围三阙一”的战法,给守敌虚留生路,在逃出之路将敌歼灭。

战前充分的准备是基础

同蒲路战役之所以取得军政双胜,是由于我军在战前深入进行了政策纪律教育并作了必要的组织措施保障。战前我各部队及民兵群众,认真总结了闻夏战役中执行政策纪律的经验,表扬了好人好事,纠正了在执行政策纪律方面的某些缺点,提出了执行好新区政策,争取军政双胜的要求,全体指战员均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同时,具体规定:解决战斗后,除留少数部队负责警戒外,其他部队一律撤出城外;各团组织纪律检查队;由党政军民参加的工作委员会,统一负责处理缴获的物资。因此,部队执行政策遵守纪律的情况良好,取得了军政双胜。

编辑/郑双雁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激战同蒲路 开辟新战场